每晚面临美女的诱惑 网红女主播培育师背后的故事

  他们是直播江湖中的星探,要发掘更多的新人;他们又是女主播的保姆+导师,每晚都要教她们如何直播;他们手握生杀大权,却也因此面临着美女的诱惑……

  晚上8点,大新从科韵路开车到家,一坐上饭桌,还没动筷子,就把自己的四部手机一字摆开,观看“美女直播”。夜深人静时,荷尔蒙在网络直播内弥漫,这是网红培育师大新最繁忙的时候。

  化身水友 现场指导

  “她也知道我是谁,这样(发弹幕)效率最高,剩下的等下播再跟她详细说。”

  大新每天需要不间断观看10个小时以上的直播,除了发现自己平台上主播的问题,他还要实时监控“竞品”——得知道对手在播什么。

  这个34岁的男人在8个月前从媒体跳槽到一家直播公司担任网红培育师,是一位拥有两个孩子的奶爸。每天晚上,除了要照顾家中的孩子,他还要通过直播“看护”好自己所带的8位主播。

  尽管妻子对直播中的美女内容并不反对,但她依然对大新毫无家庭时间观念的工作颇有微词。以至于晚上11点后,大新不得不“偷偷工作”,“戴着耳机,小孩睡着后再看一两个小时。”

  “新主播一上来搞不清楚状况,你得教她们。”大新告诉咩事,培育师和主播普遍的交流实际上是自己化身成水友,潜伏在观众中,直接用弹幕和主播现场沟通,提醒主播的妆容和姿态等现场问题,“她也知道我是谁,这样(发弹幕)效率最高,剩下的等下播再跟她详细说。”

  晚上12点过后,大新带的几位新人主播纷纷下播,但他还再看一会,有主播在晚上为取悦粉丝获得礼物,进行低俗露骨的表演,这时大新会露出严厉的一面:直接警告,再不行就停播乃至封号。

  收入:徒弟收入是师傅十几倍

  “手下的主播收入多你十几倍是正常水准,高的有可能是二十倍。你带的人收入是你十倍,说明你才刚刚及格。”

  由于在媒体工作期间,会经常为广告客户举办一些活动,大新积攒了许多模特、歌手、演员、草根达人等方面的资源。他逐渐将一个个此前合作过的漂亮姑娘推荐到平台上,并告诉姑娘们,自己有能力让她们赚得更多,甚至让她们成名。

  网红培育师的基础工资并不高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即使在北京,一名优秀网红培育师最高的底薪也只在万元左右,在广州则维持在六千元左右。但网红培育师孜孜不倦探索和挖人的动力,则在于徒弟们带来的金池,“就像广告公司拉单一样,你的主播流水越高,你的收入也会更多。”

  大新介绍,以自己目前供职的直播平台为例,每月公司会为培育师团队订下目标,倘若目标是150万流水,超出这个金额后,培育师所带的主播们每多赚一分钱,培育师团队都可以抽成20%。

  而大新所带的主播中,有人超过师傅收入十余倍,这在培育师行业中,其实是一个正常现象。“手下的主播收入多你十几倍是正常水准,高的则有可能是二十倍,你带的人收入是你十倍,说明你才刚刚及格。”

  同时,直播公司还会用激励的方式鼓励培育师去找些大牌回来,“好一点的平台人气前十的主播,你拉回来一个,直接可以拿两万现金奖励。”

  面对美女:强烈的虚幻感和穿越感

  “明知道那些表演都是你教的,可你越看会越看不清,到底是镜头前还是生活里,才是那些女孩真实的样子?”

  如今,大新和两名同事组成团队,他们每人每月要承受数十万元的任务量考核。所幸大新在成为培育师之前,拥有了丰富的人脉和行业资源。而最重要的,是他知道他需要找谁,“品鉴能力很重要,你得自己知道什么人能红,她到底能为观众提供什么内容。”

  这份和美女打交道的工作,在不少大新过去的同事看来有些羡慕。而他却有时候因此会陷入迷茫,这是网红培育师的职业通病——一种对美女的强烈的虚幻感和穿越感。

  网络主播的薪资考核通常由培育师来核算,大新曾因自己手下的年轻主播不满薪资,上门讨薪,并呼唤其粉丝在平台刷屏。这让大新吃了一惊,也让他对自己所调教的主播刮目相看,更让他迷惑的是,“明知道那些表演都是你教的,可你越看会越看不清,到底是镜头前还是生活里,才是那些女孩真实的样子?”

  谁能成为网红:颜值情商才艺定位

  “没人管她是谁,只要她的标签够好。”

  半年时间内,大新就为平台签下80多名主播,其中包括从其他平台挖掘和自己通过过往线索去寻找素人。

  “通常情况下,颜值高、情商高、多才艺的人一定可以吸睛乃至引流,有大几率成为网红。”但在大新眼中,主播要想火,最关键的还是找准定位。

  在成为主播之前,广州女孩肖茜为了明星梦,曾去香港和演艺公司签约,出唱片、赶通告,可始终无人关注。但在大新看来,这个广州女孩有她不一样的魅力,“要当小资歌手,而不是秀场明星。”

  大新决定洗去肖茜身上的秀场痕迹。不化浓妆,穿靴子,唱80年代怀旧粤语歌曲,“没那么漂亮,但很酷”。今年5月开播一周后,肖茜人气过万,不久成为平台当家花旦,半年不到就把过去几年的损失全挣了回来。

  如今,全网中有近200多家直播平台,抢占优质主播成了关键。但是,对于这种超级主播,小型创业公司往往无能力接纳,“我们得自己培养主播出来,真正粘合自己平台的网红,不然明星走了,粉丝也全走了。”

  因此,挖掘有潜力的主播,并进行培训、包装、推广、商业化成为他必须完成的任务。他从广州、深圳找来大学生、模特甚至电视台主持人,还尝试将毫无表演经验的素人带到镜头前。

  19岁的莲乐是大新在一次高校活动中偶遇,这位在广外学习中文的哈萨克斯坦姑娘甚至连中文都说不清楚,但大新却觉得她有料,每天光问她是哪里人都有上千条弹幕。

  “没人管她是谁,只要她的标签够好。”一个主播的标签可以根据其定位通过方方面面去营造,从大头像到小头像,房间背景到外景场合,包括名字都必须精心策划,“灰灰小可爱就比直接叫小灰灰吸引人。”

  让别人刷礼物的秘诀

  “对于天天在你房间的人,你不能坑,细水长流就可以了;对于偶尔来一次的散财土豪,他来刷你,你可以使劲坑他。”

  大新所在的直播平台,每晚都会将成熟主播和新主播同时置顶放在推荐位,能说会唱的成熟主播收获粉丝的赞美和礼物,而刚刚上线的新手大多不得不面对观众的讥讽——“太丑了”“声音难听”,这往往让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很难承受。

  这时,大新会告诉素人们,先举好手机,起码面对前置摄像头的时候“看得过去”。针对有潜力的主播,培育师们会专门制作培训课程,教授各种技巧。

  从穿衣搭配到直播音乐选择,从摄像头摆放位置到语言培训,他们甚至会安排主播熟记一些特定台词以应付特定场合,“刷一百个棒棒糖我们就可以做游戏哦”“礼物走一走,活到九十九”等……

  今年6月,一位电视台女主播前来应聘,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面对手机却总是“端着”,找不到直播的感觉。“这就是心态不对”,在培育师眼中,和观众远远相望是大忌。

  同样致命的,还有不少主播一上线就向观众索要礼物。“打赏礼物是主播和观众的基础交流方式。”维持这种微妙的关系,是好坏主播的标签,“对于天天在你房间的人,你不能坑,细水长流就可以了;对于偶尔来一次的散财土豪,他来刷你,你可以使劲坑他。”

  女主播的诱惑

  “发红包的、求私下见面的,都不过是想让我推她们。”

  “如果对方刷很多礼物要求线下见面甚至单聊,很多新主播往往顶不住诱惑。”对于这些主播,平台往往会施行惩罚制度,会对网红培育师“连坐”,“要是她们不守规矩,我也得跟着挨罚,少说扣绩效奖金,重则可能开除。”

  对于是否要打擦边球,大新曾和团队他人起过争执,但他始终坚信,红线不能碰。“别说露点,露多一点我都很担心。”

  由于培育师掌握着推广谁上热门的生杀大权,有些落后者,则开始从培育师身上想办法,“发红包的、求私下见面的,都不过是想让我推她们。”

  大新认为,正是因为全民参与直播,造成了高素质主播的缺失。为了防止这种作弊,大新和团队成员明晰了规则,“只有真正观众数高、有吸金能力的,才能推荐(到热门)。”

  在这些网红培育师的眼中,即使时下直播大潮到来,依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火,“永远是二八定律,只有少数人能被大家看到。”

  新游福利群:377310623 与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打游戏,新游必有激活码,新服必定有礼包,以满足玩家各种需求为准则,期待你的加入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